Thematic Research > [ 99.02-99.07 ]The First Stage of Research Project Topics>
Community III:全球化研究—流離、家園與認同
 
Community III:全球化研究—流離、家園與認同
Research Topic | Project Participants
 
Contact person
| 曾華璧(國立交通大學通識中心、人社系合聘教授)、潘美玲(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Research Topic

本研究計劃主旨以跨領域和個案研究的方式,探索「流離、家園與認同」課題的多元內涵,拓展全球化「跨界流動」理論的新面向。

人類的歷史上有不同規模和範圍的人群地理流動現象,其中有的是自願遷移尋找機會,也有被迫的離居他鄉,不管屬於何者,都同樣經歷跨越國界、邊界的移居與流動的歷程,成為移民或難民。雖然人們在地理上的流動不是一個新的現象,但在當前全球化的脈絡下,跨國生產的市場力量,金融資本的流動,以及資訊科技的傳播與交通運輸的便利,全球化成為人群跨界流動的動力,降低了地理疆界對社會和文化安排的束縛,甚至是思想的流動或自然環境所衍生的污染與保育,也同樣顯現了跨界的特質,所以全球化的互動與流動的作用,使得各種在地脈絡的社會關係被「拔離」,但卻又可能在無盡時空的範圍中,重新建構社會關係,提供跨國社群連結的場域機制。

離散是人群在地域和居所上的永久、長期或周期性的移動轉換,經常是一種非自願性的參與結果。在人類活動的範疇下,對於流離移居他地的人們而言,與「寓居」的「地理空間」所相對的座標就是「家園」(homeland)—它是牽繫著移居者的去向、鄉愁的起源與離散所認同的「地方」(place),但家園到底是什麼?家園如何被呈現?這個「地方」會因為不同的離散人群的歷史、文化與社會脈絡的差異,而有著不同的認定。就思想的層次而言,全球化所帶來的移動,呈現在人類觀念與文化的交流、相互學習或影響之上;而在自然環境的部分,則顯示出人類行為對所寓居的「地球空間」可能造成的衝擊,以及一種新的環境認同意識的萌生。

流離移居涉及「居住的地方」和「從屬的地方」(家園、社會或民族國家)的歷史和經驗,城鄉、國家、社會和文化等邊界的(來回)跨越,以及身分認同的轉化。流離移居者如何界定個人的社會認同?如何與「從屬的地方」連結維繫?在跨越邊界的過程裡,在既有的身分與越界帶來的新身分之間協商可能的衝突,同時與「居住的地方」塑造混雜不定的新認同,鄉愁和認同於是成為人生命中與心理上對原鄉與他鄉的糾結情懷。而在當前全球化的脈絡下,「離散」 (diasporas)不再只是描述猶太人的亡國、離土和飄零,也不只是指強迫移民下的人口販賣(如販奴),人們離開原有的家園(homeland)或國家(nation-state) ,離散移居到其他的國家或地區生活,形成了一種空間的延伸或社會移位(displacement),離開了地方親屬、或家鄉地緣的聯結,但也可能藉由跨國社群的建構,形塑一個「跨界的社會構成」。然而「認同」的層面,並不限於學術研究常見的「身份、族群或國家的認同」而已,「地理與自然環境」成為人對家園與鄉土生態的實體反射,流離者的生命和土地的關連和對話關係,編織了一個另類的、以及包含上述多樣向度的認同情懷,而這種具現在地理空間上的跨界連結,自然而然的超越了心理層面的鄉愁,而構成「環境認同」或「家園/鄉土認同」的基礎。

流離的產生並不只是個人的處境問題,也是人類社會經濟和政治結構過程的產物,或國際間不同價值體制的差異或利益衝突的結果。流離移居者處境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選擇」的可能,因而也有集體行動的動力,因此,在這種移位的處境中,如何定義自己的認同歸屬,並再現在日常生活的實踐,這在當代的社會中,也決定了政治與社會行動的策略。然而無論是歷史上的移民流離或是現今的跨界人群移動,這些集體行動的後果,又必然會對流離處境、原有所從屬的家園、以及個人的認同,產生相互的影響,這些課題都屬於全球化的「跨界議題」(Transboundary issues)研究之範疇。雖然它們在個別的人文與社會科學中,有其各自處理的方法和傳統,但似乎缺乏從跨學科的角度,共同合作探討。本研究社群試圖結合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的學者—包括歷史學、社會學、政治學、人類學與音樂學等,從歷史、政治、社會、思想、文化、音樂與環境等面向,以「流離、家園與認同」為計畫的主軸,利用區域和個案的研究模式,進行社群的跨學科對話、交流與比較研究,希望能夠拓展全球化跨界流動理論的新面向。

本研究社群的特色於整合跨國與跨領域的學者(美國、法國和台灣之政治學、歷史學、人類學、社會學與音樂學),共同從事「流離、家園與認同」的研究。研究的對象是跨國個案的離散社群,包含在美國的台灣人、流亡的俄羅斯思想家、與在印度的西藏人,這些對象,有別於國內研究台灣的移工、移民(外籍配偶),或大陸台商。在研究者方面,除了法籍學者研究台灣的外省人、美籍學者研究非洲人、台灣學者處理在台的作曲家外,也著墨十八世紀英國自然學家的鄉土自然史書寫對人和土地與家園的認同與情感關係。本計畫也將以視覺文化的形式,透過對台灣與印尼的原住民課題,共同彙整在本社群計畫中,我們的目的就是希望經由跨國、跨文化的研究經驗之結合,深入探討全球化「跨界流動」中的「人、流離、鄉土與認同」議題。

本社群研究計畫有兩大特點:

第一、所有的研究者都在各自的主題上,進行了持續與長期的研究,且有許多計畫都已經進入資料分析與詮釋的階段,例如Pauline Peters的非洲研究、Karl Heider的人類學視覺文化研究、潘美玲的印度藏人研究、曾華璧的環境史研究等;而其他成員除了有博士研究的基礎外,也都獲得專題計畫資助,不斷的進行相關主題的延伸研究中。因此,透過研究中心的運作,本計畫社群除了可以將已有的研究基礎與初步成果,加快完成外,也可利用跨學科交流的機會,進行深度的主題探索,故各計畫的研究成果,預期可以更為紮實。

第二、本社群具有跨國連結的特色,將共同切入「流離、認同和地方」的關係,其中「土地(家園)」是以往的流離與認同課題研究中,比較少被關注的角度。「地方(家園)」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是人生命的連結中樞,正因為有了「鄉土」,才能反襯「流離」的實存,但這樣的鄉土認同,卻又在本質上,隱含了多元的意義,例如台灣做為一個「地方」,它是在美台人鄉愁的對象,也是「外省人」的新居地;對流亡藏人而言,流亡政府所在的Dharamsala,雖然位在印度,卻是維繫藏人認同的重心;而非洲的土地與認同的糾結、英國Gilbert White的家鄉的自然史所引出的維多利亞時代居民與移民的鄉土情懷、俄羅斯知識份子的流亡、以及在台作曲家的鄉土認同等等,都是掛勾在「認同」主題之上的多維線索,這些課題,更是本社群企圖整合「流離、認同」的情感面向在「鄉土」實體之上的重要研究目標。

總之,在全球化的跨界流動課題上,本研究社群希望能夠以「流離與認同」為一軸線,將一個尚未被特別重視的「家園(homeland)」向度,落實在研究主軸中。本社群希望在全球流離與認同的研究課題上,從跨國的、跨學科的國際視野,融入鄉土家園的自然和土地認同的質素,並在全球化的「跨界流動」(transboundary issues)議題下,不但共同探索與發展出一個新的研究蹊徑,也能立即彙整我們過去所累積的研究經驗與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