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兩地族群政策與客家研究發展的比較
張翰璧 謝名恒
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教授
中央大學客家社會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摘要
香港,「客家研究」早期發展的重要基地。羅香林在《客家研究導論》裡面,提出了客家研究的四個時期。第一個時期約是1868年到1904年,因為太平天國運動及廣東西路土客糾紛所帶來的社會影響;第二個時期是1905年到1919年,上海商務印書館的教科書提出客家人不是漢族的說法;第三個時期是1920年到1930年,一些從外國留學回來的學者,華南地區客家民系的調查與研究;第四個時期則是羅香林接受委託,進行客家源流的研究。
1911年時的香港人口組成較為單純,除了本地和客家以外,其他方言群的人很少,當時的香港政府將廣州及新界的本地人視為同一群體,但是從源流上可以區分出其是不同的群體。香港的客家人集中在「新界」,是香港三大區域之一,泛指香港島、九龍區以外的地方,佔香港陸地面積的90%,約有一半的香港人口居住於此。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條約,中國將香港剩餘的地區(即今新界)租借給英國,自1898 年起為期九十九年,清政府保留九龍城內的區域行政權。(香港博物館導覽:53)但是因為都市化快速發展和政府政策的關係下,傳統的客家聚落與文物都已經沒落。台灣的客家研究發展,則有著與香港客家研究部不同的脈絡,近年來,更因為客委會的成立,逐漸成為海外客家建構「客家文化」的文化資源中心。
香港和台灣客家研究的發展,最主要的差異性是來自於「社會主體性」的建立。香港在殖民統治下,一直沒有建立基礎的社會科調查,也沒相關的社會運動反省「香港」的歷史與社會位置。本文希望將台港兩地客家研究發展的差異性放在族群政策的背景下進行深入分析,並說明台港兩地的族群政策。
關鍵字
香港、台灣、族群政治、客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