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認同與文化外交:以日本關西崇正會為例
李世暉
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
摘要
我國的外交事務,長期以來是以外交部、僑委會等公部門為行為主體,但隨著海外客家族群認同意識的興起,以及客委會的成立,在部分地區如東南亞國家、日本等地開始出現不同的外交模式:一種以族群認同為核心,以文化認同為助力所形成的文化外交模式。以日本客家社團關西崇正會為例,期所建構的平台為台灣的外交活動帶來直接外交效益與間接外交接效益。前者是透過相關活動的參與,一方面強化社團成員之間的族群認同,另一方面是透過交流活動的引薦,為不同社會經濟背景的與會成員,擴展其包括私人外交情誼的社會網絡關係。後者則是透過文化活動的族群特色,呈現出具特色的宣傳內容;並以直接參與、媒體報導等方式,間接強化了台灣文化的魅力、吸引力與影響力。
關鍵字
族群認同、文化外交、日本客家社團、關西崇正會